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第三届国医大师列传?

刘嘉湘:立中医扶正治瘤标杆

时间:2018-06-1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3版 作者:黄心

  刘嘉湘,1934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中共党员,第三届国医大师,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恶性肿瘤)首席专家,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附属龙华医院终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995年被评为上海市名中医,第三、四、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刘医生,恭喜你啊,评上了国医大师。”正接受诊治的患者祝贺道。对此,刘嘉湘并没有接话,只是抬头一笑以表感谢,便低头继续翻阅着患者病历。因为时间宝贵,有太多的患者等着他诊治。

  对于获得国医大师等荣誉,刘嘉湘很淡然,他常说,从16岁到现在,是党培养了他,给他的荣誉是鞭策,需要努力继续奋斗。

  《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矛盾论》《实践论》这5篇文章对刘嘉湘的人生产生了很大影响。“矛盾论提醒我们肿瘤治疗既要抓主要矛盾也要抓次要矛盾,中医药学是实践出的科学,我之所以能坚守并提出相关中医治癌理论,是因为我坚信,中医治疗优势的背后有其必然性,它是可重复的。”刘嘉湘说。

  少年军医 中西医结合服务军营

  1949年,15岁的刘嘉湘比之同龄人,多了一份家国情怀。他考取了福建军区医务学校医科,从医之路自此开始。但由于抗美援朝需要,军区医校医科两年的学制被压缩为一年,在一年内刘嘉湘较系统学完了西医基础、临床及战伤等课程。

  刘嘉湘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军区某部卫生所,在上级军医指导下开展医疗工作。不到18岁的他,常翻山越岭去为边防驻地的战士诊治,“一天要走100多里路,午饭在山上的亭子里喝口水、吃个馒头。”刘嘉湘回忆。

  这段军医经历对少年刘嘉湘影响很深,为人民服务、向白求恩学习等精神时时激励着他勇攀医学高峰、真情对待患者。

  刘嘉湘与中医结缘是在1952年。当时部队驻扎在福建省海防前线,不少战士患上了关节炎和胃痛等病,但因为医疗条件有限,他们得不到有效治疗。一天,刘嘉湘在霞浦县城的新华书店偶然翻阅到朱琏编著的《新针灸学》,这本将经络图与人体解剖图相结合的书使刘嘉湘对针灸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用自己的生活津贴邮购了针具和艾绒,先在草纸上扎针,后在自己身上试验,“扎对穴位就有酸麻的感觉,觉得气也顺畅了。”练习熟练后,他用针灸为战士治疗,效果很好,这燃起了他学习中医的热情。除了自己看书学习,勤奋、好学的刘嘉湘还去福安专区医院看中医大夫诊病。

  在药品短缺的年代,刘嘉湘凭借自身的医学功底和学到的针灸技能为战士解决了很多病痛,他从卫生员升任助理军医,又被提为排级干部,还荣立了三等功。1955年,21岁的刘嘉湘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虽然事业已有突破,但刘嘉湘心有隐忧,他感觉面对多种疾病,自己的知识越来越不够用,于是他下定决心继续读书。备考大学对于没有高中基础的刘嘉湘来说非常艰难,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功夫不负苦心人,1956年,他先后被浙江师范学院(现浙江师范大学)生物系和上海中医学院(现上海中医药大学)医疗系录取。在两份录取通知书面前,刘嘉湘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学中医,成为上海中医学院第一届六年制本科生。

  青年跟师 苦学奠定深厚功底

  在沪求学期间,由于有的老师讲上海话,上课内容刘嘉湘只能听个大概,课后需要及时与同学对笔记。他白天上课,晚上教室熄灯后,便搬着凳子到路灯下复习功课,常要学习到十一点多才回宿舍睡觉。在校期间,他熟读《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等中医经典,曾仅用两天便背下一整本《汤头歌诀》。

  当时,上海中医学院中医大家云集,由程门雪、黄文东、金寿山、刘树农等大家上课和带教。在校期间,刘嘉湘还曾随程门雪在夜门诊抄方。

  1960年,上海中医学院响应卫生部号召,培养中医事业接班人,决定从首届在读学生中选拔品学兼优、政治过硬的学生定向培养,刘嘉湘等3名党员学生被选中调至中医内科教研组。同年,刘嘉湘等3人受学院派遣侍诊张伯臾老先生。白天抄方,晚上整理病证、脉案、方药,查找资料,整理侍诊体会。

  刘嘉湘还长期跟随临床大家黄文东、顾伯华等学习治疗内外科杂病的学术思想,并随诊庞泮池,学习其辨证治疗妇科及肿瘤的经验。这些临床大家对刘嘉湘的医学道路产生了深远影响。

  首倡“扶正法” 推动中医肿瘤学科发展

  1965年起,刘嘉湘主要从事中医药及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临床研究工作。“当时有很多患者来我们医院看病,我要从早上八点看到晚上九点多,中药房天天加班。”刘嘉湘回忆。面对这些将被癌症夺去的生命,他想尽方法提高疗效。“这是扶正治癌体系产生的最主要动力。”刘嘉湘说。

  刘嘉湘不断思考恶性肿瘤治疗中存在的问题。他博览历代医籍,查阅大量近代文献,凡是对肿瘤病因病机症状的描述、治疗方法都一一记录下来。他重新整理1960年~1964年间师从张伯臾、陈耀堂、庞泮池等人的经验笔记,虚心向病人收集治癌单方验方,并结合自身临床经验,分析了两千余例肿瘤患者的临床资料,认为正气虚损是肿瘤发生发展的根本原因和病机演变的关键。在此基础上,他根据传统的“扶正”学说,以“扶正”为前提达到“祛邪”的目的,开始了对“扶正治癌”的探索。

  1968年,上海中医学院成立肿瘤研究组,刘嘉湘任组长,他与基础部几位教师一起,用了两年时间对50味中草药进行了实验动物肿瘤抑瘤作用的筛选工作,从中寻找能够有效抗肿瘤的品种,提高了当时中药治疗肿瘤的临床疗效。

  1971年,刘嘉湘整理出自己治疗的108例晚期肺癌患者病案,对比发现,经辨证论治治疗后存活1年以上患者39例;而只用肺五方(活血化痰解毒方) 治疗的18例患者却无一例存活超过1年。此项临床研究为他的学术思想奠定了基础:中医治癌应以辨证论治为原则,扶正为主,兼顾祛邪。

  1972年,全国肿瘤免疫研究经验交流会在北京召开,刘嘉湘在全国会议上作了《中医扶正法在肿瘤治疗中的应用》主题报告,这是国内首次系统提出中医扶正治癌的学术观点和方法。受到与会专家的肯定和重视,并得到免疫学领域权威专家谢少文先生的好评。

  刘嘉湘提出的中医扶正法治癌学术思想,重视“以人为本”,突出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合理使用扶正与祛邪法则,达到“除瘤存人”或“人瘤共存”的目的,开创了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的新思路、新方法。

  他在开展科研的同时撰写了多篇学术论文。1977年,《中医扶正法治疗晚期支气管肺癌200例》获上海市重大科技成果奖;1989年,《扶正法为主治疗晚期原发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和实践研究》获国家教育委员会(现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92年《滋阴生津益气温阳法治疗晚期原发性肺腺癌临床和实验研究》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005年,刘嘉湘的扶正治癌理论与实践的研究先后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中华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

  研制新药 树中医临床研究转化典范

  中药是中医学术思想的重要载体,刘嘉湘以“扶正治癌”思想为指导,通过临床研究转化,研发了蟾酥膏、金复康口服液、正德康胶囊(芪天扶正胶囊)3种国家级新药,均已由药厂生产。其中金复康口服液是国内首个被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和国家医疗保险目录的口服治疗肺癌的中成药,已在美国完成了二期临床研究。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药可以比作中医打仗的武器,用得好可以事半功倍。刘嘉湘常读各种版本的本草、方剂,熟悉各种药的性味、归经。

  20世纪80年代,刘嘉湘根据中医“淤毒内结”“不通则痛”的理论,将临床活血化瘀、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经验方研制成新型外用镇痛制剂——蟾酥膏,经10家医院对332例癌症疼痛患者的随机双盲对照观察,镇痛效果达93%,连续使用无成瘾性和毒副反应,是一种具有中医特色的治疗癌性疼痛的新型外用镇痛药,为国内首创。

  他还研发了提高癌症患者免疫功能、同时与化疗合用有增效减毒作用的正德康胶囊(芪天扶正胶囊)。

  创建专科 诊治50余万患者

  上海中医学院曾考虑让刘嘉湘担任副校长,时任上海中医学院党委书记王立本曾找刘嘉湘谈过任职一事,但刘嘉湘的回答是,“我不要做,我更想做我的医生,为患者解除病痛。”

  1960年,上海中医学院附属龙华医院成立。刘嘉湘是龙华医院肿瘤科的创始人,在他的带领下,龙华医院肿瘤科于1970年底开设中医肿瘤病房,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目前,龙华医院肿瘤科拥有6个病区,300张床位,年门诊量达50万人次,先后成为全国中医肿瘤专科医疗中心、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中医肿瘤学科)、上海市中医肿瘤临床医学中心,2008年获批准为国家中医临床研究(恶性肿瘤)基地,并于2013年通过验收。

  目前,龙华医院中医肿瘤专科已成为全国中医医院开展中医及中西医结合防治肿瘤医疗与科研的重要基地,作为龙华医院肿瘤科的创始人和引领者,刘嘉湘为中医肿瘤学科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五十多年来,刘嘉湘诊治过各种癌症患者超过50万例。他有个“百宝箱”,收藏着大量病人的病历,这些都是回击“中医癌看不好,看好不是癌”的有力证据。

  1971年4月, 一位患有乙状结肠癌的22岁上海姑娘小张因为抗拒手术,找刘嘉湘诊治。小张一年来大便带血,近2月便血增多,大便时伴有左下腹痛。刘嘉湘采取口服与中药灌肠相结合的方法为她治疗,一个月后小张便血明显减少,治疗5个月后大便正常。半年后的一天,肿瘤组织脱落出来,一年后,肿瘤部位被正常的黏膜覆盖。连续服了几年中药,小张病灶未见复发转移,现已近70岁仍健在。

  1998年,刘嘉湘诊治了一位姓林的左肺腺癌患者。“他早期肺部有一个1厘米多一点的病灶,3月做了肺癌手术。” 刘嘉湘回忆,患者当年5月份癌细胞转移到左侧小脑了,先后进行了化疗、伽马刀等治疗,虽有效果,但病情反复。9月,患者接受了刘嘉湘的中医药治疗,吃了一段时间中药后,头晕、头痛等症状消失,至今病灶稳定。

  刘嘉湘尽全力去救治并关心每一位患者,他说:“患者的治疗效果决定着身后的一个甚至几个家庭的悲喜。”

  刘嘉湘现虽已84岁,但仍坚持每周4个半天门诊。他的诊室里总是流动着温馨与希望,复诊者对老先生的医术都心服口服。

  律己严师 桃李满杏林

  刘嘉湘不仅创建了龙华医院肿瘤科,还培养了大批人才,包括硕、博士35名,博士后1名,还有师带徒20名,高级西医学习中医2人,他们中的大部分已成为国内中医肿瘤专业的业务骨干和学科带头人。

  刘嘉湘对学生在学业上要求严苛,在生活上关爱有加。他主张必须读透《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经典,最好结合临床常读《脾胃论》《景岳全书》《医宗金鉴》《时病论》等名家医案,才能不断提高自己。他在出门诊时,常考弟子,遇到答不上者,他总会严肃、愠怒道:“你要更加熟读经典才可以!”

  刘嘉湘勤于学术,年轻时,曾为整理学术资料病倒在床。现在,这位耄耋老人依然忙碌,除了坐诊,还专注于研读医书,早上6点半起床,晚上基本要12点才睡。忠言逆耳,他总跟弟子说,不要认为自己了不起,我们的知识多是从病人那儿学来的,必须努力做好综合实践、验证论证,这样才能提高。(黄心)

(C)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nba投注